布丁丁

【金光】(EG)早餐大作战(完结)

存档

邮箱里发现的,抢救一下

我就说是完结的嘛【喂】

紫米糕无心心呢?豆浆银燕呢??还有XX小蜜呢???【谁】



====================


早餐大作战(EG,慎)


这是从藏仔的糯米糍引发的血案【啥?
然后就……演变为……全员早餐了……
感觉好像小学生写日记……




(一)


很久很久以前,在苗疆的早餐桌上,有一种叫做罗碧的米饭饼,由于外皮焦而不苦、口感软糯香甜,广受苗疆人民的欢迎。米饭饼罗碧小盆友对此也很骄傲,以为能继承先人杂粮煎饼罗天纵的衣钵。【鼻要问窝为虾米突然变成米饭饼了,窝也不哉】


直到有一天,米饭饼罗碧小盆友前往中苗边境参加五年一度的早点大会,看到了中原早餐摊点上新出现了一种名叫史艳文的糍饭团,一切都变得不同了……


那时候的糍饭团史艳文小盆友初出茅庐,仅仅是一个白白糯糯的米饭团子,除了一勺白糖就没有别的馅心了。虽然平平常常,但因为米粒颗颗饱满又晶莹光泽,甫一出现,便因为漂亮的外形外加清甜的口感,赢得了众多食客的好评。


看着糍饭团史艳文和自己几乎相同的原料,让米饭饼罗碧对自己的身世产生了深深的怀疑,为什么在以小麦为主料的苗疆,会有个大米做成的罗碧?过度的震惊,令他在此次早点大会上毫无建树。


回到苗疆,得知真相的米饭饼罗碧受到了极大的打击。截然不同的待遇,使他极度憎恨糍饭团史艳文以及身上的原料——大米。


在某次将米饭打碎调成面糊糊之前,罗碧无意中找到了传说中的素油!于是,他将自己码成小方片,在鸡蛋液中翻滚了几下,便跳下了油锅中。随着高温的煎炸,蛋液裹在了罗碧的身上,成了金黄色的外壳,渐渐看不出原形了。


“好香!”烧饼千雪孤鸣循着香味找到了厨房,探头发现了油锅中险些焦了的的罗碧,大惊之下忙将他捞起,“阿碧你怎么了?快醒醒啊!”


千雪戳了几下,发现罗碧外壳坚硬。好在他只是被高温热晕了,不久便清醒过来,看着身上的金甲,对着千雪宣布,“从今天起,米饭饼罗碧不复存在,吾是粢饭糕——藏镜人!”


千雪看着金灿灿香喷喷的罗碧,哦不,现在该叫藏镜人了,“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过既然这样,那就叫你藏仔好了。我说藏仔啊,今天是中秋,弄这么硬的壳子还不如裹个月饼皮过节呢。”





备注:
这个短篇里的设定大致是,苗疆早点基本都是铁板出来的【。。。
鼻要计较米饭饼的主料是不是大米了,就当他是吧……
也鼻要计较粢饭糕其实不裹鸡蛋液的,就当他要裹吧……





(二)


上回说到,糍饭团史艳文由于外形讨喜食用方便外加还特别管饱,一直屹立于中原的早餐桌而不倒。


对此,油条藏镜人却嗤之以鼻,总叫嚣着糍饭团史艳文每次都将奇怪又乱七八糟【?】的配料包在白米饭里不让人看,是个十足的腹黑!伪君子!
为将糍饭团史艳文赶下神坛,油条藏镜人与他进行了长达40余年争夺第一早点的斗争。奈何,油条藏镜人虽然喷香美味香脆诱人却终究填不饱肚子,势单力薄,总是含恨而归。


不过,在这40余年间,油条藏镜人却意外的和中原早餐桌上的另一个传奇人物——大饼南宫恨产生了特别的默契。大饼配油条,也不知是谁兴起的这组合,香脆加酥脆,美味又实在。尤其是赴考的学子们,总爱买上一根油条两个大饼来讨讨口彩。一时间,他们俩的风头竟也盖过了糍饭团史艳文。


可惜好景不长。这南宫恨,说是奇葩也不为过。你说一块大饼吧,食客还没觉得带着葱花的咸味有什么不好,偏偏他和糍饭团史艳文处久了,发现裹着白糖的糍饭团不错吃,自己却没有甜味的大饼先觉着不爽了,于是乎,硬生生精分出了一个甜味的来。


这么一闹,大饼南宫恨和油条藏镜人的组合就成了问题。虽然咸味的大饼本体黑滤滤还在,但新口味嘛,凭着那一股子新鲜感,食客对伊总是会有那么一阵子的“热恋期”的,所以甜味的白烁烁取代咸味的黑滤滤占了主角。


咸甜配略显不搭这个暂且不论,何况甜味的大饼并不是圆形,连口彩也讨不了了,再加上白烁烁性格傲娇,也不乐意被绑定,这伙啊,算是拆定了。



于是,油条藏镜人又回到了针对糍饭团史艳文的艰苦卓绝的斗争中。区别在于,每当他见到大饼南宫恨的化身黑滤滤以及白烁烁在糍饭团史艳文面前晃荡的时候总免不了一番咬牙切齿。


直到有一天快收摊时……


也许是之前往米饭里塞多了馅料吧,糍饭团史艳文少了份内馅,最后的那位食客又不愿意吃白糖拌的饭团子。为了寻找配料,糍饭团史艳文四下张望,突然看到了不远处的油条藏镜人,一个特别的想法涌上史艳文的心头。
糍饭团史艳文带着一身洁白的糯米外衣和空空的肚子【?】悄悄挪到了油条藏镜人的身后,趁油条藏镜人不注意,敞开糯米外衣包住了油条藏镜人的腰身。


“史狗子!你做虾米?!”发现糍饭团史艳文的举动,油条藏镜人怒吼挣扎。


“小弟……为兄的馅料用完了……”糍饭团史艳文可怜兮兮的向油条藏镜人解释着,不过手上的动作可是一点没停下,继续用更多的糯米包裹着油条藏镜人。


油条藏镜人被这声小弟唤的有些愣神,待他反应过来,糯米已经裹到了领口,“没有馅料和本座有虾米关系!本座才不要和你那些烂桃花一样被你吞掉!”


“咦?”听到话里有话,糍饭团史艳文扯了扯糯米外衣,将油条藏镜人的双脚留在了糯米外衣之外,笑眯眯的对油条藏镜人说,“小弟~这样可好?”
“哼!”油条藏镜人不置可否。



没料到这个意外的搭配居然大受欢迎,油条藏镜人对这个还算不错的现状也只能认命。虽然一看到包裹着他的糍饭团史艳文一脸的笑意,就有种想糊他一脸的冲动。


直到很久之后,苗疆的旧友来中原观光,看到只露出两个脚丫子的油条藏镜人,大为感叹,“耶~史艳文这是在宣告所有权吗?”
于是,这个组合以怒潮袭天淹了糯米饭做了结尾。╮(╯_╰)╭



备注:
(二)和(一)的设定基本没有关联,除了糍饭团 =V=
突然变成吐槽风是肿摸回事……一定是上一局没吐干净【滚粗
一千字搞定什么的果然都是浮云啊,还好差的不多……

【金光】(EG)童话系列之白雪公主(完结)

存档

起源于风云碑那个消失在欠费洪流里的歪楼(?)梗



================================



童话系列之白雪公主(EG,崩,慎入)


    风动,月沉,星光惨淡。
    随着伏羲深渊开启,带来大地剧烈的震荡。缥缈峰亦受影响。
    还珠楼内。
    “楼主,楼内机关损伤泰半。”一剑随风回报着检查结果。
    “底层的楼阁也有倾斜。”冰剑面无表情的补充。
    斜坐椅上,神蛊温皇手摇羽扇,凤目微闭,沉默不语。
    “主人,请用茶。”凤蝶端着茶盘走近,打破沉寂。
    “嗯?”接过茶碗,温皇抬眼看向凤蝶,“哈!凤蝶,你来的真及时啊!”


    “我说心机温呐,这么着急喊我们过来,自己却躲在屋里,这样对吗?”千雪孤鸣趴在桌上拨弄着面前的茶盅,指着面前的人,“还有啊,这个人是怎么回事?为虾米会出现在这里?”
    正襟端坐在千雪对面的史艳文,闻听被点名,露出温文尔雅的一笑:“艳文亦是收到凤姑娘的书信前来。”
    未等千雪将头砸向桌面,内室的门终于打开了。
    “两位久候。”温皇缓步出门,不离身的羽扇轻摇,一手将书册置于桌上。
“这是什么?”千雪扫了眼封皮,只见上书四个大字——白雪公主,“心机温呐,你是不是太无聊,居然这个年纪想到去看童话!”
“耶~好友误会了。”温皇背过身摇了摇羽扇。
史艳文拿起书册翻阅,片刻之后,面露讶异:“不知温皇有何打算?” 
“吾看到凤蝶,就想到那些与她同样饱受病痛折磨的孩子,想为他们做些事罢了。”羽扇半遮眼眸,将脸上的表情隐藏在羽扇之后。
“温皇心系苍生,艳文亦当尽力。只是吾弟那边……”史艳文有些无奈的思索着。
“要我看呐,只是伏羲深渊有地震没对手,你空虚又无聊了。这种说辞只能骗骗史艳文吧!”千雪一把抢过书册,匆匆扫了几眼。
“耶~吾一片赤诚……”
“够了,很够了!你的话能信,狗屎都是香的!”千雪打断了温皇未完的话语,“哇!你居然打算让藏仔出演皇后?!”
“还珠楼经费紧张,藏镜人好友可以自带道具。”云淡风轻。
“这种理由……”千雪扶额,“你以为藏仔会答应吗?”
史艳文垂下眼摇了摇头:“这……艳文对此亦无把握。”
“不过藏仔的女装倒是趣味……”千雪一甩马尾,豪迈的拍桌,“只要你有办法搞定藏仔,我就帮这个忙!”
“藏镜人一定会答应。”温皇将书册翻到某页,扇柄指着上面的名字高深莫测的一笑。
“白雪——忆无心?”千雪念着所指名姓,“哈~不愧是心机温呐!好!这差事我接了,事后若是藏仔暴走,你自己向他解释。”
化出相同的书册,千雪人随声走:“到时候我会来,这本我就先带走了。请!”
房中剩下两人四目相对,史艳文率先开口:“艳文也先行告辞。”
“‘国王陛下’大可期待。”温皇躬身送行。


  排演当天,温皇饭店大礼堂【啥?】

“在遥远的一个国度里,住着一个国王和王后。他们诚意祈祷,生下了一个可爱的小公主,取名为‘白雪公主’。可是,好景不长,白雪公主的母亲生病去世了。”温皇斜躺在台下的床榻上,一手撑头,另一手举着本子念台词。
“我说心机温呐,王后的角色不是你吗?史艳文在那边带无心,你躺在这里没问题吗?”千雪指着不远处和谐相处的两人。
“耶~吾一人分担两角,很累的,躺着有什么不对吗?”
“似乎你所谓的两角就是躺在这里念旁白和供在那里的王后牌位啊!”
“王后因病去世咯,吾也无可奈何啊~”
“凤蝶真没说错,你就是懒惰!”
“耶~好友不可误会~”没有羽扇,温皇比划了一下台词本,岔开话题,“好友不去看看藏仔的准备情况吗?”
“对哦!”千雪飞奔去后台。

“国王为了白雪公主就迎娶了一位新王后,可是,这位新王后却是个精通法术的女巫。她虽然很美丽,但是个性很骄傲、暴躁。”温皇顿了顿,“哎呀,这个个性和藏镜人意外的合适嘛!”
“你说虾米?!”台上的藏镜人一把扯下覆着头面的黑纱就想冲下台痛揍温皇。
史艳文国王眼疾手快一把抱住藏镜人,将他扯到白雪无心面前,微笑着对她说到:“这是你的新母后!”
“新王后有一面很奇特的镜子,从镜子里可以得到一切你想知道的答案。”温皇继续念了下去。
“哼!”看着无心期待的眼神,藏镜人甩开史艳文的手,对着自己的宝镜念叨:“魔镜、魔镜,谁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女人?”
“全世界最美的女人就是你,王后。”酆都月在宝镜之后平静的回答。【窝好像忘了谁来给魔镜配音了,临时找了个够欠的】【喂】
“不应该啊!!!!!!”藏镜人一甩头,泪奔下台。
“好,这一场过了。”温皇将台词本翻到下一页。
“啥?!这样都行?温仔你到底在看虾米啊?”不知何时又窜到温皇身边的千雪差点撞上床栏。
“耶,耐心看嘛~该你去准备了。”
“是是是……”

“魔镜、魔镜,谁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女人?”藏镜人王后问着魔镜相同的问题。
“现在白雪公主比你美丽。”魔镜酆都月依然淡定的回答。
“这才对!吾女儿自然是最美的!”藏镜人女儿控情节发作,“这个女人为虾米总是问这么无聊的问题啊,不应该啊!”
“安静!”魔镜酆都月额头绿光一闪,“最美的人当然是吾的楼主!吾都违心念台词了,你还有什么不满意?”
“好啦好啦,藏仔继续啦,无心还在后面等着呢。”提前跑上台的猎人千雪打着圆场,跪在藏镜人王后的身后。
“我不想再看到白雪公主了,你找个借口,把她带到森林里偷偷杀掉。杀了以后,把她的……呃……草帽带回来,作为你杀死她的证据。听到没有?不可以有差错!”藏镜人王后气势汹汹的吩咐。
“啥?草帽?!”千雪猛一抬头,看到藏镜人王后的表情,又乖乖低了下去,“是的,王后……”
“很好!这场也过了。道具组注意,魔镜以后不用出场了。”温皇面无表情的将台词本翻到下一页。
“楼主!楼主不要放弃我啊!”被一剑随风和冰剑架下去的酆都月内牛满面。

“猎人把白雪公主带到森林里去了。当猎人抽出刀来杀公主的时候,他看到正在采花的公主,纯洁,善良,有如天使一般,猎人不忍心杀她……”
“小公主真可爱啊~叔叔不忍心杀你。叫叔叔一声义父吧,叔叔就放了你~”千雪猎人露出自认为最灿烂的微笑。
“千雪孤鸣!”藏镜人王后在台侧的幕布后怒吼,“不要以为你是我兄弟我就不敢打你!敢对我的女儿出手,都去西啦!”
千雪扶着额歪过头看向幕后,不出意外的一双手环着藏镜人的腰,温文尔雅的声音小声的传出:“小弟,麦闹啦~无心看着你呢~”
瞥了一眼后台,温皇再次翻过台词本:“过!”

“白雪公主在森林里越走越害怕。突然,眼前有一栋小木屋,白雪公主急忙向前敲敲门,可是屋子里没有人来开门。她打开门,里面竟然整齐排列着七张小小的床。白雪公主在森林里跑了一天,非常疲倦,就在那七张小小的床上躺了下来,不知不觉的睡着了。傍晚,当七个小矮人扛着法器回来时,发现自己的家有人在,而且是睡在自己的床上,大家都很奇怪。”
“这个漂亮的女孩子是谁啊?”小矮人月牙岚。
“她睡得好香哪!”小矮人叹悲欢。
“这个小姑娘长得真美丽。”小矮人黑滤滤。
“小矮人们纷纷议论的声音吵醒了白雪公主。”嗯,这个是旁白温皇。
“你为什么闯进我们的房子呢?”小矮人爱灵灵。
“白雪公主又把事情的经过,一五一十地告诉小矮人。小矮人们听了非常同情白雪公主的遭遇,就把她留下来。”
“你就在这里住下来吧!”小矮人梁皇无忌。
“真是太感谢了!我愿意在这里为你们做饭、铺床、洗衣服、打扫,我什么都愿意为你们做。”白雪无心本色出演。
“欢迎你,从此这里就是你的家了。”小矮人莫前尘。
“过!”温皇满意的翻过这页。
“哇!这段真是温馨呐~”千雪又从后台窜到了温皇身后。

“王后打扮成老太婆的模样,提着一篮苹果来到了小矮人的小木屋前。”
“无心呐,你在这里过得好不好?灵界的人有没有欺负你?快让爹亲看看!”藏镜人王后扔掉篮子抱住了无心。
“藏镜人,你再乱改台词,吾就请女暴君来演王后,想必她是很乐意的。”温皇视线不离台词本,调整了一下身体的位置,让自己躺的更舒服些。
“算你狠!”藏镜人王后放开了白雪无心,捡起篮子,“可爱的小姑娘,你要不要买一个又红又香的苹果呀!我送一个给你吃吧,相信你一定会喜欢的。”
“哇!这红红的苹果多么的可爱呀!一定很好吃的。”白雪无心接过苹果咬了一口,就马上倒在地上。
“无心呐!!!不应该啊!!!!!”
未等藏镜人动作,一剑随风和冰剑两人在温皇的示意下,立马把他架去了后台。

“小矮人傍晚回家的时后,看到白雪公主躺在地上像死了一样,他们马上把她抬到床上,尽力的施救,可是白雪公主仍然没有醒过来。小矮人们哭哭啼啼的把白雪公主放在一个装满鲜花的玻璃棺材内,准备举行盛大的葬礼。”
“你们居然让我骑狼上去?!”白狼尖锐的声音在后台响起。
“还珠楼没有闲钱买马。”一剑随风一脸无辜,说罢,在狼兽臀部重重一拍,载着白狼的狼兽冲上舞台,狠狠撞在中央的玻璃棺材上。
“你们!”遭受池鱼之殃的白狼挥开了将手伸向他的黑滤滤小矮人,“都是因为你,我才会来这个莫名其妙的地方!”
“既来之,则安之。要剧终了,尽快吧!”小矮人梁皇无忌劝到。
“哼!”翻身从被撞晕的狼兽身上爬下,白狼跪倒在玻璃棺材边,“可怜的公主,如果你能复活的话,该有多好呀!”
“黑滤滤的也希望石头仔能复活……”小矮人黑滤滤小声嘀咕。

突然,烟尘弥漫,舞台震动,嚣狂的声音响起——“别人的失败就是我的快乐啦!哈哈哈!”
随着幽灵马车飞驰而过,还珠楼梁柱寸寸开裂!
梁皇无忌运起法阵,将众人安全转移。
此时,轰然一声,曾无坚不摧的还珠楼终于倒落尘埃,化作废墟。
正当众人惊愕之际,温皇面带春风,向着众人朗声宣布:“众人辛苦,还珠楼被迫闭门整修,演出之事改日再议。温皇失陪了,请!”

    
    END
    
   
========= ========== ========= ========== ========


故事的真相就是温皇想不花钱借外力拆房子重建还珠楼【啥】
好吧,其实……
开头原本是计划让SPA去还珠楼标金的,后来突然想到了拆房子的梗……【差好远】

奇迹暖暖——回忆明信片

回忆明信片:

想了想还是存一下吧……

虽然有些手机有些PAD,尺寸有点迷……

漏了几天,图片不显示了,不造为啥,谜……


5月18日

大喵

5月19日

???


5月20日

冥水鸢

5月21日

祝羽弦❤


5月22日

???【大概是越千霜】


5月23日

白永羲


5月24日

绫罗


5月25日

钟离梓


5月26日

海樱


5月27日

奥兰多


5月28日

艾思


5月29日

罗伊斯


5月30日

梦幻大使


5月31日

拂苏


6月1日

洁洁云


6月2日

索菲亚


好像就差两天,啊啊啊啊啊

第二十二章:八岐大蛇的密谋

之前还没过剧情看到有太太说酒吞OOC了,看了之后果然_(:з」∠)_

不过比起酒吞,博雅才是大写的OOC吧!

居然光顾着比试把其他都忘了,也是蛮醉的……一脸血




第二十一章:七角山秘闻

不得不说,草爹到底是草爹!

不过,这一章的设定……是不是没看传记啊?

熏疼一把觉妹妹【谁?】难怪清一色原谅她23333




碎刀了,熏痛_(:з」∠)_

而且碎刀的过程都没看到……

进门卡黑屏,刷新完就发现空槽了……

不是离家出走,就是不见了……

[汪的一声就哭了出来.jpg]

阴阳师手游——番外1:见习鬼使

小黑小白的团子们【不】






阴阳师手游——第十八章:阴阳之理

=V=

这一章好像……没有新的妖怪

阴阳师手游——第十七章:阴阳逆反

目前卡这里,进度:

西:?,两面佛

东:鸭川河,荒川之主

南:朱雀门,雪女

北:黑夜山,






阴阳师手游——第十六章:冥界审判

冥界著名的冰山&女王夫妻档【好吧,未来的】

特写的时候,发现阎摩麻麻的眼妆好美啊~【重点呢?】

靠近判官的时候,他真的会抬头望天,莫非是身高太矮了吗?23333

至今木有眼膜哦麻麻……QAQ